星星坠落之夜(英零)

食用须知:这里英智厨一枚,老零的性格还在研究中。请留下宝意见,请不要拿砖拍我。(摸鱼写的,欢迎捉虫)

PRRO:大正书生X吸血鬼

寂静的天幕上,银河就像一条熠熠生辉的带子垂落下来,无限广延。河川平静得像一面镜子,与星空遥相辉映。一叶小木舟顺水而行。小舟没有备桨,悠悠地随水波推动。星光在小舟的周围碎开又聚拢。小舟就这么仿佛漂流在天河之上。

小舟上点着一盏纸灯笼,淡橘色的光映出胸襟前的白菊家徽。舟中人之一是天祥院侯爵家的独子——天祥院英智。在朦胧额微光中,少年的脸庞比平日更加苍白。少年面带微笑,一副游刃有余的样态,双手微微交握,仿佛在自家的院落中喝茶观星。

“今天是七夕呢”他眯起眼睛看向身边的人。同行之人猩红的眸子在暗夜之中格外妖娆。“吾辈听说过那个古老的传说,每年的七月七日是牛郎与织女相会的日子。”

“对,所以今天是恋人们的节日。”天祥院英智抬起手,伸向天空。遥远的银河似乎近到可以握在手中。“一年一次的相会。牛郎与织女真是容易满足的人。如果我是牛郎,绝对不会等待喜鹊架桥,而是千方百计渡河去见织女。就好比,我们现在这样。”他倾身靠近身边之人,低声耳语。“与其在思念中煎熬,我宁愿葬身波涛。”

身边之人笑起来,“天祥院君之意,今夜的吾等就如同这牛郎与织女?”

“不,我不喜欢悲剧。”天祥院英智摇头否认,“在我看来,这样的故事不过是无能之人自我安慰的悲剧。如果是我来写这个故事,牛郎与织女相会后,就绝对不会与织女分开。在鹊桥崩塌之后,两人一起跌落深渊,不是更美好的结局吗?”

“在吾辈看来,那牛郎可真是自私之人。”

“不,他只是爱的囚徒。朔间君”

被称为“朔间”的少年会意地看向周围。两岸的景物渐渐远去,视野愈发开阔。天空,犹如一只巨大的囚笼,望不到边际。

“如果是朔间君来写这个故事,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呢?”

“吾辈吗?吾辈活了漫长的岁月。听过的故事版本太多太多了。如果天祥院君想听,吾辈得好好想一想。”

“对于你而言,人类不过是一闪而过的流星。而我这种短命之人,恐怕微弱得不如萤火虫,不足以在你眼中留下的光芒。”

“天祥院君,可不是那么容易被遗忘的人。吾辈经历了漫长的岁月,第一次遇见的你这样的人。”

“我可不喜欢这样的玩笑话。像我这样病弱的人,医生已经预言命不久矣。说不定等不到下一次牛郎与织女相遇,我已不再人世。”天祥院英智轻描淡写般把“死亡”挂在嘴边。

“如果天祥院君死了,吾辈或许会用漫长的余生来怀念你。”

天祥院英智突然俏皮地笑起来。船身剧烈地晃动起来。朔间用手撑住船舷,才勉强维持住船体的平衡,他意味深长地注视着那狡黠的蓝眼睛。“答案,不是早就在天祥院君手中吗?”

“那么你会如何选择?是留下我逃走,还是带着我逃走,或者是……”天祥院眨了眨眼睛,向后仰倒。一只手及时扶住他的肩膀。“确定答案了吗?吸血鬼先生”

“或许,这对于吾辈漫长的人生的而言,是一个不坏的答案。”

黑夜无疑是暗夜魔物的天下,而阳光炽烈的白昼又会是怎样呢?想到这里,吸血鬼看似安详的眼神中亮起一道光。

天祥院英智仿佛脱力般,身体靠在了吸血鬼的胸口。“其实啊。我刚才一直在做人生仅有一次的最大的赌局。其实在假装镇定哦。”

“那可真是吾辈的殊荣。”

“终于抓住你了。我的吸血鬼先生。”天祥院英智的手指拂过吸血鬼的脸颊,轻压在对方的嘴唇上。“所以,是我赢了?”吸血鬼笑而不语。

 

 星夜褪去。东方露出了曙光,爱与生死的边界线变得暧昧起来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34 )

© 红叶恋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