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头栽进双黑。别管我。

这只宰好可爱,求这个系列出中也。

如果我哪天更文了,就说明部门来新人了。老板又把新人炒了,就看我好压榨_(:3」∠)_。

这个mmd我已经loop了好多遍。曲子是星野源的《恋》。今年红白听到这首歌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感觉。双黑跳起来太带感了。这身高差跳舞太萌了。这曲子我会中毒吧。可惜中也的模型不是公开配布。推特来源:@tm8sat

新年以来一直没更文。因为,我空余时间都在肝love heaven,希望能抽到联动的双黑卡,一边攒石头一边做好氪金的准备_(:3」∠)_希望新年有欧气。有兴趣的朋友,互相加游戏好友可以?可以赢飞机票←_←。

【双黑】兔子寂寞了会死的

中原中也被传唤到首领办公室。推开门,他就愣住了,甚至忘了屈膝行礼,放在胸前的帽子掉落在地上。房间中的情景让他想起了大姐曾经买给他的童话书。高深莫测的绅士、金发的少女,还有不停地看着怀表向前奔跑的兔子……

“太宰,你!”

蓬乱的黑发上竖立着两只长长的、雪白的耳朵。耳朵不耐烦地抖了抖,显出了主人比平日还要阴郁的心情。

由于首领在场,中也没有放肆地大笑出来。只是他盯着耳朵多看一秒,周围的空气就会明显下降一度。

这是异能?不,任何异能在太宰的“人间失格”面前是无效的。

“是诅咒。”首领森鸥外直接解释了。

“首领,这对耳朵果然太麻烦,还是去掉吧。”太宰沉着脸,举起了匕首。

“等等,太宰!”...

占个tag,求出给我一只哒宰。12月入坑以来的收藏_(:3」∠)_。中也的诗集经常带在身上,结果折角了囧,还压在一堆书下面。这么看着,我要收只哒宰来陪他。求出给我一只哒宰。

【双黑】无人所知黑猫的去向

mafia时代的双黑。“黑猫”是个隐喻。文末我会解释。

雨淅沥沥地下着。阴沉的天空龟裂出细微的亮痕,迅速被一道强烈的闪光劈开。身着黑衣的少年不疾不徐地前行着。突然,他停住脚步,半蹲下身子。吸引他的是趴在小纸箱里的一只黑猫。

幼小的黑猫被大雨淋得只剩下一团黏糊糊的黑色,正微弱地叫唤着。闪电照亮了半边天,黑猫并不知道它将迎来什么,眼神里似乎还存有期盼。

就像此刻的他自己。

少年放下伞,向黑猫伸出带着黑手套的手。

“你要救它?”少年身后传来搭档的声音,平静又带着质疑。

“不,只是在照顾它。”少年生硬地反驳。他看了看自己还能闻到污血气息的手。黑猫用尽了力气,向少年所在的方向靠了靠。少年仿佛...

被猫酱给的獭獭表情包砸了个脑洞。我就是喜欢太宰先生那斯文败类的口调【私】。顶着钢盔逃跑。这么说吧,是中岛先生家的海獭与芥川先生家的水獭。

【双黑】来自艾丽斯大小姐的挑战

喜闻乐见的女装梗,逗心友开心的。大家食用愉快。


世界是弱肉强食的。而有时候会出现看似违反规则的现象。比如,兔子吞食鬣狗。被逼到穷途未路的男人不住地喘息。他惊恐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女,浑身不能动弹。少女有着天使般的面孔,身穿可爱的洋装,仿佛橱窗里精致的人偶。

出于求生的本能,男人在绝望中举起枪。子弹被少女弹开。她凭空跃起,抬腿横扫过来。

  “中也,胖次露出来了!”对讲机里传来了无比愉悦的声音。

  “去死!”

伴随着爆裂的声响,男人的躯体深深地陷入墙壁中,失去了生气。

   任务完成。

少女摘下耳机,捏得粉碎。...

【双黑】天赦的“恶徒”

就说一句,双黑ONLY,不掐西皮。 这篇其实是太宰中心,下一篇应该是中也视角的故事。 我想写少年时代的中也啊。


太宰睁开眼睛,敏锐地察觉到房间遭到入侵的气息。气息中没有杀气,因为来者是武装侦探社的同伴。这群人为什么突然浩浩荡荡地闯进他家?太宰勾起饶有兴趣的笑容,起身迎接。

   “大——家,早安!”

然而,大家却无视了他这位屋主的热烈欢迎,径直走进房间。太宰耸了耸肩,退到暗处观察他们的企图。

“太宰先生的私人物品真少。”敦发出感叹。房间里只有基本的陈设和一些书籍,看不出屋主生活的痕迹。

“不要被表现迷惑了。这可是那个太宰的房间。”...

公式书到了。双黑好棒,官粮最高!我在公式书里总算找到中也的茫洋茫洋了,不过好小一张。中也拿的是桃花枝←_←。这书的厚度,我舍不得折书扫图。

【个人翻译】被污浊的忧伤(作者 中原中也)

因为文豪野犬这部作品,我对中也和本尊都产生兴趣,打算斗胆翻译一些中也先生的诗歌。翻译前,我参考了解释这首歌的部分日语资料。众所周知,诗歌的解释不止一种,是仁者见仁的。我参照的是其中一种。中也先生使用了片假名,也使诗歌的意境变得多重。翻译这首诗歌时,我考虑了三个问题:语体风格,我看到网上的一个版本将其翻译成四字对称风格,认为有些不妥。曾经听过一个似懂非懂的跨语言翻译讲座,提到了诗歌的文化意境转译问题。根据诗歌创作背景,中也先生诗歌的翻译应该贴近中国现代诗比较好。我这里说的“现代”,是指文学史上的现代(五四——1949).五四时期的文人或多或少受日本文学影响,所以时代感是相近的。诗歌的动词省略,一...

长期居住西比利亚的我,感觉自己一下子来到了四季物产丰富的亚热带。双黑的产粮量,让我跪拜。昨天,亲爱的对我说,想看LOVELOVE的故事。我也想写啊。各位大大,怎么抽时间码字的?我觉得下班回家,刷刷P站的文,就到了可以洗洗睡睡的时间了。忍不住还是要吼一声,中也真是超级超级可爱。可是,我暂时当不了厨。年末了,发现我实在太穷了,给氪100和ES的国服和日服贡献了钱包,结果脸黑不自知。明年努力赚钱吧。

【双黑】无罪之雪

这是跟心友讲的双黑段子之一。终于写出来了。包含一些我心中的中也对太宰的看法。另外,此文看到FIN就请打住。后面会秒变文风。各位食用愉快。


两个黑衣少年悄无声息地来到灯火通明的街道。多数店铺已经打烊。街上没有行人。他们随意地往墙边一靠。其中,一个少年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。他连续摁了几下,打火机没有反应。怎么又坏了。他借着路灯的光,看着手中的打火机。

“那是我的。”少年的搭档麻木地点燃了自己的烟。而他手里的打火机正是少年新买的。

“喂,太宰!”少年发出抱怨。他的搭档冲他笑了笑,故意把打火机抛向高空。少年接住了打手机。

“你给我记住!”少年的语气里露出几分明显的恼怒。

太宰并没有理会他,...

【双黑】所谓,搭档……

这算是送上下午茶吧。各位食用愉快


中原中也从认识太宰治那天起,就觉得这个人没有体肤完整的一天。虽然黑手党的世界里充斥着冲突、流血、斗争,但是像太宰治这样频繁受伤的人。中原中也的印象中就只有这么一个。他曾经猜想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太宰是不是已经开始执行任务,还好奇过太宰的异能力。他的监护人尾崎红叶告诫过他,不可以对他人过于感兴趣。但是,好奇心越是压抑越是如疯长。中也禁不住开始观察太宰。太宰的双腕似乎永远缠着绷带,有时半边脸遮在绷带下,至于最惨的时候……

中也与红叶从横滨街上回到据点。中也满心欢喜地捧着红叶为他新买的帽子。走廊上,迎面走来,港口黑帮的干部——森欧外和中也的观察对象——太宰治...

【双黑】正因为无法拯救

这篇文是我对双黑的一些猜想。为了某个篇幅较大的坑,这篇文中故意留下了没有说透的问题。各位食用愉快。

“昨夜,双黑久违地复活。中原君有什么感想呢?”翻阅着报告书,森看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。

“我只是遵照首领的命令完成了任务”中也毕恭毕敬地回答。

“中原君,你回答速度太快,言语中完全没有感情。”森放下了报告书,目光逼近中也。目光,仿佛一把手术刀精确无误地刺中心脏。

   中也抬起头,对上了森的视线。他的嘴唇动了动,最终保持了沉默。

“中原君,如果我的一道命令是击溃武装侦探社,你会怎么做?”森笑起来。

“首领,武装侦探社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。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...

【qualieda code 同人】世界线彼端的我们

动画ED的世界线妄想,或许是短篇或许是长篇,我已经被原作虐得不行了。有我在的地方就有粮。哈哈哈


日日是日和


宇多良卡娜莉亚在转学的第一天起得很早。因为有个家教严格的母亲,她一直保持着相当规律的作息生活。从记事起,她就没有过懒床的记忆。即将面对崭新的校园生活,卡娜莉亚宛如青空般的眼睛闪闪发亮。世界通过看不见的线把不同的人联系在一起,一段一段的回忆构成了无价的宝藏。它们就像一点点的光点积攒在手心,汇集成巨大的幸福。

“今天也要继续努力哦。”卡娜莉亚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比出一个V手势。她眨了眨眼睛,仔细端详镜子中的自己。两簇呆毛又翘起来。她赶紧梳子压下去。可是,梳子刚移开,呆毛又翘起来。...

太阳与月的华尔兹

随着偶像界的盛会“SSS”的临近,学院里醒目的位置出现了各类应援的宣传海报。小卖部也在筹备贩售应援的商品。海报的主角正是在“DDD”击败了学院顶偶像“fine”的新锐组合——“Trickstars”。

“北斗君,我们好像成为了名人了呢。”明星昴流双眼闪闪发光。一向乐天派的他朝身边的同伴露出了大大的笑容。

“现在高兴还为时过早,我们的目标是在SSS上拿到好名次。”冰鹰北斗表情沉稳,“没想到,那个天祥院居然愿意为我们如此大费周章做宣传……”

没走几步,他们就在楼梯的拐角看到了不太愿意见到的人物,学生会长——天祥院英智。此时,天祥院英智正在与他们的制作人——杏进行对话。杏似乎在不断地点头。从冰...

亲爹放药后,脑洞就炸开了。比如谁说青梅竹马会悲剧系列、fine中心故事、红茶部天使系列、皇帝与魔王不得不说的故事,宗导演的人偶剧《恶德的皇帝》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。来吧,起舞吧,歌唱吧,在皇帝的手心上演青春与梦想的盛大歌剧。

一个凡人去挑战天才需要多大的魄力?他,天祥院英智作为一个凡人,击败了神所垂爱的宠儿,登上了巅峰。他羡慕五奇人。因为他们能够成就太多的“不可能”。他们略施才华,就能轻易将凡人辛苦积累的光芒全部遮盖。他们拥有无以伦比的才华,拥有对于他而言无比珍贵的时间,却在虚度光阴。作为被自己的欲望所支配的渺小的凡人,他选择了挑战神的法则,赢得了并不光彩的胜利。他不是以击败神宣告作为凡人的骄傲,只是希望在生命之灯熄灭之前创造出凡人与神共同努力的未来。所以,他成为野心勃勃的冒险家,在自己书写暴君剧本中,无所畏惧,也不求理解,心怀跌落深渊的觉悟,始终注视前方。——有感于晶爹的新药

星星坠落之夜(英零)

食用须知:这里英智厨一枚,老零的性格还在研究中。请留下宝意见,请不要拿砖拍我。(摸鱼写的,欢迎捉虫)

PRRO:大正书生X吸血鬼

寂静的天幕上,银河就像一条熠熠生辉的带子垂落下来,无限广延。河川平静得像一面镜子,与星空遥相辉映。一叶小木舟顺水而行。小舟没有备桨,悠悠地随水波推动。星光在小舟的周围碎开又聚拢。小舟就这么仿佛漂流在天河之上。

小舟上点着一盏纸灯笼,淡橘色的光映出胸襟前的白菊家徽。舟中人之一是天祥院侯爵家的独子——天祥院英智。在朦胧额微光中,少年的脸庞比平日更加苍白。少年面带微笑,一副游刃有余的样态,双手微微交握,仿佛在自家的院落中喝茶观星。

“今天是七夕呢”他眯起眼睛看向身...

卡文了,就挖矿把抽到的特工卡开花了。这衣服好显身材(ˉ﹃ˉ)。手套,手套,boss要取下手套了。

终于开花。在红矿堆里拼命挖黄矿的我囧。一枪穿心(ฅ>ω<*ฅ)

我英智美如画。陛下你这次玩得够high吧。另外。你的脑洞也越来越大,

他怎么那么可爱。

给英智换好衣服了。下午拿到了就出去玩了。回来后排名就不断往下掉。看来大家的目标是肝满破(ฅ>ω<*ฅ)。这个架势到了喧哗祭该怎么办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昙花一现地出现在排名第一梯队。英智get

【粮食向】“帽子屋先生”与“永无乡”与“猫”

食用须知:这里是天祥院迷妹一只,对游戏主线故事只是一知半解,请看官刀下留情。有私设,等亲爹打脸。以后会不定期产出英智中心的各种粮。冷热均有。

 

犹如满怀期待的指挥家拿到只是用糟糕形容的乐谱,恨不得付之一炬。本该是梦想绽放的地方,却是一派乌烟瘴气。这就是天祥院英智初到夢の咲的感想。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的理想受到了侮辱。也许对于普通的高中生来说,优哉游哉混日子没什么大不了。但在天祥院英智看来,这就是人类的原罪。这所学校需要“秩序”。天祥院英智认为自己有义务成为夢の咲的秩序。这或许是一种傲慢的行为。然而,人类正是总是希冀神助或他者的力量才退化到今天的模样。所以,必须有人去唤醒时代,成为...

晚上加班回来,收到了女神的本子,这本萌得我半夜12点大叫,这里有天使!看点是赤司的笑容,黄濑的各种颜艺。另一张赤司嫩得可以捏出水,重要的是难得没崩!!!在某宝看到色纸可以抽,但是要是抽到某某某,估计心情会坏几天。毕竟看脸的东西就是赌,当初赌刀到a了还没出爷爷与17尼,现在又是个有双猫双黑达双铁皮的佩科难民。今年抽到一张签:披荆斩棘创新路。很容易就解读出来了,因为太符合我所处的现实了。二次元固然美好,三次元才是现实。我已经做好了在三次元大赌一场的准备了。考考考,直到考上某厅为止。可能在天天在某厅食堂吃饭,心理扭曲了。目前看来只能曲线救国,让刷题成为日常吧。查资料的时候,发现有人提到了有生之年的坑...

昨天带着小赤司去看圣诞的夜景。可惜拍照效果不太好。微笑,前行,就足够了。

© 红叶恋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