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赤黄】あの空が晴れまで03

黄濑刚回到宅邸就被父亲叫去帮忙,父亲已经将大大小小的仪器一起打好了包,一副整装出发的样子。“凉太,帮我把这些搬到北山的半山腰。“黄濑教授把其中一个稍小的登山背包递给儿子。陪同父亲做野外观测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。黄濑没有多问就跟着父亲出发了。

“已经得到了可以在北山范围内的观测许可。”黄濑教授一边走一边向儿子解释。他们将要前往的区域没有车行道,只能徒步。北山的地形平缓,可能是当地人喜欢到此处游玩的缘故,山道上没有杂草丛生。他们没多久就到达目的地。黄濑放下了背包,在草地上席地而坐。父亲在空地上支起了简易帐篷。

“凉太,今晚要不要跟爸爸一起住。我们父子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交流了。”父亲拍了拍帐篷,黄濑看着雾蒙蒙的天空有些出神。明明是五月的天气,山风吹起来凉飕飕的。如果是普通地区,现在应该是傍晚,而在帝光里,似乎省略了昼夜交替时分。灰蓝的天幕遁入了夜色,灯光次第亮起来,汇成了一片灿烂的海。

“凉太,我有些后悔带你来这里。”父亲在儿子身边坐下,一向轻松的眼神中渗入一丝凝重。

“爸爸,神秘的地方肯定是有故事的地方。”黄濑拒绝了父亲的言外之意。父亲苦笑起来。他深知儿子倔强的性格,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。

“那你该赶快下山了。“父亲催促黄濑。黄濑并不急于离开,而是拿起父亲的望远镜向远处眺望,朦朦胧胧的光晕中,学校的轮廓若隐若现。他将视线转到另一方,赤司宅邸的南边有一个围场,围场附近还有一块空地。空地被房屋挡住了。他决定去回去问一问小征。

“凉太,记住。在这里,只用眼睛看,少说话。晚上尽量呆在赤司家,不要随便出门。”父亲再三叮嘱他。“现在你就乖乖地沿途返回,不要绕远路。”

父亲的话显然起了反作用,他越是担心,黄濑的好奇心越是作祟。他掏出随身携带的小记事本,画了一个简略的草图。然后,朝着赤司家的方向,走向了灯火辉煌的街道。不知笠松警官发现了什么没有?他这么想着拨通了笠松幸男的电话。笠松幸男的电话无人接听。

黄濑发现了前方闪现一个人影,形迹可疑。此人明显经历过训练,尾行相当巧妙。被跟踪者丝毫没有觉察。黄濑躲到广告灯箱的暗处。

被跟踪者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子,看背影是个美女。等到那个人女人走进了一户人家。黄濑回到了路上,假装不经意路过。

“你小子不回家好好做功课,跑出来给我添乱吗?”身旁响起一个声音。不知不觉,刚才那个人已经与黄濑并行。

“被发现了吗?”黄濑眨了眨眼睛。

“从你刚出现就知道了。”对方一脸闷闷不乐。

“对象就是刚才那位美女?”黄濑用调侃的语气问,丝毫不在乎对方比自己年长。

“紫原荣子,目前在白日梦酒吧当调酒师。”笠松幸男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,“我可以认定她就是这个女人。”

上个月,东京丰岛区发生了一起坠楼案。一名高级鉴酒师与男友发生了争执,不慎从高楼坠楼身亡。警方告知家属的时候,家属竟然称女儿没有外出,一直在家乡工作。更离奇的是,尸体竟然失踪了。

“笠松前辈,我一直觉得你……“黄濑慢吞吞地说,仿佛还在思考状态。”会不会是你有见鬼体质?”他刚说完,笠松幸男就一脚踹过来,“去你的见鬼体质!”哐当一声巨响,吓了两人一跳。

声响是从一条巷子传出来。一个学生模样的人,拎起另一个穿学生制服的人,将对方的头撞向分类垃圾桶。“住手!”笠松幸男上前喝止他。那人非但没人停止暴行,反而朝笠松挥拳。笠松幸男轻松地反剪住对方的手。“灰崎祥司!”他不由惊讶地叫出来。

“前辈,这个人要赶快送医院。”黄濑扶起倒在地上的学生。趁笠松分神的时候,叫灰崎的人挣脱了笠松的手,消失不见了。

两人协助救护人员将伤员送进了帝光医院。一踏进医院的门,黄濑就捂住了鼻子。他从小对消毒水的气味过敏。笠松让黄濑先回赤司家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怀疑。

 

黄濑推开宅子的大门就遇到了赤司兄弟。赤司兄弟坐在大厅的长条沙发上,一人手捧一本书。黄濑若无其事地经过,他瞧了瞧自己身上,又看了看赤司弟弟担忧的眼神。“这血不是我的,回来的时候遇到了暴力事件。对方好像是我们的学校的学生,伤者已经送到医院了。”黄濑耸了耸肩膀,他对着赤司兄弟露出无辜又乖巧的笑容。

赤司兄弟相互对视,彼此会意地点了点头。赤司哥哥合上书,站起身,说道。“黄濑换好衣服后,请到我房间来一趟。”

赤司的房间比想象中更像一个高中生的房间,摆着大大书橱,黄濑的目光停留在房间的上下铺双人床。原来小征也住在这里。难道他真的误会了什么,两兄弟其实感情不错?

赤司弟弟蜷缩着腿,背靠着床,坐在地毯上上,看到黄濑进屋,他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,示意黄濑坐过去。毛毯的质地厚实而柔软。黄濑将手摸了摸地毯,学着赤司弟弟的方式,把床当作了靠椅。

“把这个戴上。”赤司哥哥走过来,将一个方形的小盒子递过来。盒子里面躺着一枚红宝石戒指。在黑色丝绒的衬托下,宝石更加光彩照人。黄濑一头雾水地抬起眼,认真地打量着眼前的人与物,得不出任何联系。赤司哥哥的目光明亮而锐利,即使板着脸,也不会影响他端正的五官带给人的艺术美感。黄濑愣在当场,赤司哥哥看着他的眼睛,“不接受也可以,把你的耳环借我用一下。”赤司弟弟抢在哥哥收回盒子前拿走了里边的戒指,他一把拉过黄濑的左手,将戒指套进了黄濑的手指。

“这是能够骗过神的把戏。”赤司弟弟卷起黄濑的手指,用自己的掌心包裹住。

 

骗过神的把戏?黄濑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,张开了手指。无名指的红宝石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

“凉太,要一直戴着哦。“微微湿润的双眼,透着澄明的光,赤司弟弟看上去就像一只温顺的波斯猫。黄濑沉默了半分钟,伸手去摸了摸赤司弟弟的头,发质的手感给出那个不错。。

“怎么有点像求婚。”黄濑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。

“就当是吧。只要有这个,凉太就可以成为帝光里的一员。”赤司弟弟翘着唇角,一脸开心地回答。黄濑眨巴眨巴眼睛,仍然不能消化这些话。

莫名地接受了一枚戒指。黄濑久久不能入眠。他翻来覆去睡不着,最终去敲了笠松的房门。

“前辈,你觉得这枚戒指有没有异常。”黄濑把戒指展示给笠松看,他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戒指拔下来。“会不会这种红宝石就是帝光传说中的宝石。”

笠松将戒指拿到台灯下反复观察,“应该只是普通的宝石,光泽很好,做工相当精细。属于稀有的上乘品种。这样小的宝石,指环的雕刻花纹繁复又讲究。应该没有装跟踪器或者窃听装置……这是!”笠松与黄濑同时发现了戒指的血迹。赤司兄弟交给他一枚带血的戒指!笠松与黄濑交换了眼神。“黄濑,这戒指上的血迹我会尽快查明。你先想办法蒙混过去。”黄濑彻底一夜无眠。

“凉太,哪里不舒服吗?”早餐的时候黄濑只喝了牛奶,赤司弟弟特意过来询问。“可能是有点水土不服。”黄濑一面打呵欠一面回应。“请山本太太做点易于吸收的营养粥怎样?”赤司弟弟提议。黄濑说了一声“不用了”,就匆匆往外走。“学校离这里不远,我自己可以走着去。小征,学校见。”

“我们也一起走路吧。哥哥,你觉得怎样?“赤司弟弟转过头问兄长,赤司哥哥对着玄关的镜子调整了一下领带,拎起书包向往走。“不错的想法。父亲大人总是考虑太多了。”

三人并肩而行,黄濑故意与两兄弟拉开了一步左右的距离,始终将双手揣在裤袋里。陆陆续续有学生看到他们,热情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,但是没有人靠近,用不可思议又混杂着疑惑的表情看着他们。走进校门,这种诡异的气氛毫不掩饰地蔓延。早就习惯了各种眼神的黄濑,选择了视而不见。

“那个传闻是真的吗?”

“赤司大人与那个黄濑……”

三人走到鞋柜前,取出了室内鞋换好。周围投射的类似观察外星人的目光让黄濑仍旧有些不舒服。“凉太,怎么了?“赤司弟弟把手掌贴在黄濑的额头,小征的手掌冰凉冰凉的,让黄濑舒缓了几分。”既然你昨天已经跟那个麻烦的家伙见过面了,就要小心哦。尽量远离他。“他挨着黄濑的耳朵叮嘱说。

 与兄弟二人在楼道分别,黄濑大步跨进教室,把书包往课桌一甩,长长地舒了口气。比起被诡异的气氛笼罩,他更担心被发现他没戴戒指。

“今天黄濑君与赤司大人一起上学?”深见步用复杂的表情问他。

“是啊。因为我和他住在一起。”仿佛有意造成误会,黄濑暧昧地把“寄人篱下”混淆为“同居”。意料之中,他再度成为了焦点。这么说有种报复意味的小小任性。

“你,给我出来!”趾高气昂的喊声令黄濑的心情降到最低点。他假装与深见继续聊天。深见突然被抓住后领往后一扔,随之而来是桌椅倒地的响声。“你,给我出来!”那个人指着黄濑说。

世上有些事不是靠回避就能解决。黄濑在心中向小征道歉。他慢悠悠地从座位上起身。浮现出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。这个人很危险,他所带来的恐怖感已经波及到周边。上课铃响起,黄濑他们却大摇大摆地走出教学楼。

“把你知道的关于我哥的情况都说出来!”那人开门见山说。

“你谁啊。”黄濑瞥了他一眼,然后,将脖子向右一偏,躲过了一拳。“你少装蒜了!跟你在一起的人,分明叫出了我哥的名字!“对方咬牙切齿地逼问。

黄濑暂时不想还手,一边后退,一边左躲右闪。对方丝毫不留情,他稍不留神可能就落得与上次的伤者同样的下场。“你哥哥是去了东京又突然回来了?”

“你果然知道!快说!我哥离开了帝光里去了哪里?”

“我怎么知道!”黄濑发觉继续说话是浪费口舌,他捏紧了拳头,朝着对方的肚子送出一拳。趁对方动作变得迟缓,他打算开溜,哪知对方抄来一根棍子用力一抡,正好砸在了黄濑的手腕。黄濑可不想为一件莫名的小事拼个你死我活,他突然大喊一声,“赤司!”对方不禁回头,黄濑拔腿就跑。

“灰崎君,不要在走廊上大声喧哗。”背后传来一个声音,并不是赤司。黄濑没有停下脚步,追击的脚步停止了。“可恶!”对方咬牙切齿地吼了一声。黄濑躲在楼梯拐角,确定灰崎离开后才探出头。

“你就是小征的绯闻恋人?”突然冒出来的一张脸,令黄濑一惊。从声音判断,就是刚才救他的人。这个人一副温文尔雅的表情,他上下端详着黄濑,“看来你们感情真好,遇到危险就想到了小征。你们的关系到哪一步呢?小黄濑。”黄濑一时气结。他只是盯着这个人。见他不说话,对方似乎想起了什么,说道,“忘了介绍,我是小征的辅佐。副会长实渕玲央。”黄濑总算从他的话中提取到一句信息,他口中的小征,是赤司哥哥。




 

评论
热度 ( 12 )

© 红叶恋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