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少女前线】朋友未满(AR15&UMP45)

第一次写少前的同人,别打我。


“哎呀,这可真凄惨。我可不想变成这个样子。”一个声音说道。

她记得这个声音。那是她陷入昏迷前最后的记忆。

“修理还需要多久?”声音问道。

“基本的修复快完成了。”一个陌生的声音回应。

“你差不多醒了吧,AR15?你可欠了我一个大大的人情。”声音突然近了许多,带上了些许的愉悦。

  现在,她的神经连接还处于断电状态,如果AR15的手能够活动,她很想送给声音的主人一拳作为回报。

  AR15听到关灯的声音,接着是一阵远去的脚步声。她缓缓睁开眼睛。幽暗的房间被一道晃过的白光照亮了,旋即又回归黑暗。

   随着意识逐渐走出混沌,AR15不由警觉起来。她马上察觉自己的心智云图被人改动了,而且被删除了那条最核心的命令。

   仿佛失落了重要的宝物,又仿佛被解开了长久以来束缚她的枷锁。AR15在黑暗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混乱。

    为什么我还活着?

   在AR15的原有的剧本中,她已经完成了最后的使命并带着遗憾退场。她自知她不是虔诚的殉道者,不过是固执的愚者。一个人的力量太渺小,甚至不足以支撑那微不足道的小小的心愿。

 

 

数日之后,AR15与声音的主人——UMP45见面了。对方笑眯眯地招呼她,然后扔给她升级用的芯片。对于这份施舍的好意,AR15表现冷淡,同时她听出了UMP45和善的语气中暗含的嘲讽。

AR15的直觉告诉她,这个人形很傲慢也很麻烦,是她不擅长应付的类型。

 “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?”对方一脸灿烂笑容,“虽然并非我的本意,但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。”

“你们的目的是什么?UMP45。”AR15开门见山地问道。

“我只是完成雇主的委托。”UMP45回答,“当然,如果你愿意付费,我可以考虑提供情报。不过,你现在身无分文还欠着我的帐。托你的福,我的收成减少了很多。”

“我想见你的雇主。”AR15语气强硬地说。

“时机成熟了,我的雇主自然会来见你。”UMP45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。AR15攥紧了手中的芯片。

AR15依旧感到混乱。她的所有接口已经被锁死,无法通过常规渠道联系格里芬。地下室里的那台老旧电视播放的只是人类战后复兴的新闻,不可能告诉她关于格里芬的任何的消息。

AR15迅速演算了自己当下的处境,电量充足,基本机能已经恢复,没有武器。她扫视房间,只有一些零件和电线。她将升级芯片放进外套的口袋,捡起一块较大的金属零件,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。门没有上锁,轻轻一拧就开了。心智演算的结果告诉她,现在这栋房子除了她,没有别人。她透过窗户往外看,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林荫道,几个人类匆匆走过。这所房子处于远离战场的“安全区”。

 尽管AR15选择了僻静的小道,但离开房子不久,她就听到一个机械的声音,“那边的人形,停下来!”她加快脚步,奔跑起来。

突然,有人猛地拽住了她的胳膊。她回头,对上了UMP45严肃的视线。UMP45示意她不要出声,将装满食物的大型购物袋塞到AR15手中,挡住AR15的脸。

“午安,巡警先生。”UMP45笑嘻嘻地对迎面而来的人类说。她身穿便服,携带着伪造的人形标识,看上去就是个柔弱无害的家用人形。那个人类并没有看她一眼,径直走过去。AR15将头垂得很低。

“这里可是比战场更危险的地方哦,家里蹲小姐。”UMP45用只有双方听到的声音说道,“如果没有遇到我,你就会关进废弃人形的收容所,变成一块废铁了。那我就亏大了。”

“一直待在那里,你也不会告诉我任何情报。”AR15说。

UMP45叹了口气,“凭你一个人,根本走不出这片安全区。你太高看自己了。”AR15沉默不语。

“你的心智是混乱的”UMP45一针见血地说。

AR15撇了撇眉。“你偷窥了我的心智?”

“我可没有那种闲心。你没有升级而是选择了逃走,这不就是证明?因为,你在害怕。”UMP45的唇角弯起弧度。“我奉劝你放弃这种危险的逃亡游戏。我的雇主应该会给与你想要的答案。”

AR15无法反驳。她确实在害怕,如果身体内还残留着“伞”,那么她就是个不定时炸弹,对同伴们,对格里芬是有害无益的。

AR15跟随UMP45回到栖身的那所房子。“45姐,你到哪里去了?”一个双马尾的人形跑过来,她打量了一下AR15,“午安,AR15小姐?”AR15点了点头,作为回应。

“我顺路捡到了我们的家里蹲小姐。9,客人到了?”UMP45问道。

“在地下室。”UMP9回答。

 “好好和我的雇主谈谈,对你有好处的。”UMP45拍了拍AR15的肩膀。“哎呀,G11又睡在地板上,9帮我把G11搬走,轻一点,这家伙被吵醒了一定会大闹。”

“45姐,听你这么说,我很想直接踩上去。”UMP9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微笑。

404小队果然都是奇怪的人物。AR15如是想。

“AR15,好久不见。”地下室里等候的人物令AR15不由一惊。她的心智云图中留存着这个人的信息。“安洁?”

“与曾经的指挥官重逢,不应该更感动一些吗?你还是那么不擅长自我表达。”安洁莉娅笑了笑。

“我们都以为你已经……死了。”AR15注视着眼前的人。

“我们都死过一次了。”安洁莉娅直言不讳地说。“我需要你的力量,你愿意再次成为我的战力吗?”

“我……”AR15的语气显得游移不定。

“你跟她相处得怎样?”安洁莉娅换了话题。“同是‘伞’的携带者,你们之间没有什么共鸣吗?”

她?AR15认为那个“她”指的应该是UMP45。

“我跟她合不来。”AR15直白地说。

安洁莉娅呵呵笑起来,“我倒是觉得你们在某些地方挺相似。AR15,阻止你前进的并不是‘伞’,而是你的内心。”

 “所以你删除了我的核心命令,解放了我的‘心’?”AR15问道。

 “我只是想要得到更加强大的战力。”安洁莉娅说,“你可是帕斯卡创造的人形,就这么一直被束缚住太可惜了。你现在的混乱是正常的。经过思考,你会得到答案的。”安洁莉娅叩了叩放在桌上的匣子。

“谈话结束了吗?”UMP45敲了敲门板,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。托盘里盛着两套餐具、两块松饼、两杯茶。

“结束了。”安洁莉娅看了看UMP45,又转向AR15,“你们相处得不错嘛。过几天,我会再来。到时,你就会给我答案吧。”

“这么快就走了?安洁。”UMP45有些遗憾地说。

“谢谢你的茶点。我可是很忙的。”说完,安洁莉娅大步走出去。

UMP45把茶点放到桌子上,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家里蹲小姐,我忘了告诉你件事情,上次的任务,我们与AR小队一起行动。AR小队都是些有趣的人物。虽然过程有些波折,但是任务顺利完成。不过,我没看到你们的队长M4A1。”

即使没有了那条核心命令,听到“M4A1”这个名字,AR15的情感模块也发生了强烈的波动。她没有追问,只是说了声“谢谢。”

知晓了UMP45也是“伞”的携带者之后,AR15对UMP45产生了一种情感,不是同病相怜,而是发自内心的尊敬。

“等一下,UMP45。”AR15叫住准备离开的ump45。

“有事吗?”UMP45转过身。

“我会回去的,回到战场。”AR15的眼神中透出坚定。“在那里,有我想要的答案。”

“你得努力干活。早点还清欠我的债。”UMP45笑了。有一瞬间,AR15觉得她的笑容不像最初那么虚无。

 “那你别轻易死掉了。我可不想欠上一生都无法偿还的债。”

 

FIN

评论 ( 9 )
热度 ( 47 )

© 红叶恋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